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| 繼續訪問電腦版
查看: 6813|回復: 0

陳鑫太極拳論節錄

[複製鏈接]
發表於 2012-1-14 12:17:45 | 顯示全部樓層 |閱讀模式
陳鑫,陳氏太極拳第八代傳人,清末歲貢生,近代中國武術史上著名的太極拳理論家。祖父陳有琚A祖叔陳有本,俱以家傳太極拳著名。陳有本創造陳氏新架(注:以前陳氏太極拳只有大架小架之分,大架稱老架,小架由大架而來,故稱新架。與當代把陳氏太極拳大架區分為老架,新架的叫法是兩個概念。),陳有琱丹~不幸溺亡于洞庭湖,陳鑫父仲甡、叔陳季甡遂改從叔父有本學拳。
《陳氏太極拳圖說》著者陳鑫研究太極拳精妙入微。用13年時間寫成此書,逐勢詳述理法,以易理說拳理,結合經絡學說,闡明陳式太極[纏絲勁]的核心作用,理法體用兼備,爲太極拳經典之作。摘錄部份拳論供拳友參考。

太極拳經譜--陳鑫(清同光時期)
太極兩儀,天地陰陽,阖辟動靜,柔之與剛。
屈伸往來,進退存亡,壹開壹合,有變有常。
虛實兼到,忽見忽藏,健順慘半,引進精詳。
或收或放,忽弛忽張,錯綜變化,欲抑先揚。
必先有事,勿助勿忘,真積力久,質而彌光。
盈虛有象,出入無方,神以知來,智以藏往。
賓主分明,中道皇皇,經權互用,補短截長。
神龍變化,儲測汪洋?沿路纏綿,靜運無慌。
肌膚骨節,處處開張,不先不後,迎送相當。
前後左右,上下四旁,轉接靈敏,繞急相將。
高擎低取,如願相償,不滯於迎,不涉於虛。
至誠運動,擒縱由余,天機活發,浩氣流行。
佯輸詐敗,制勝權衡,順來逆往,令彼莫測。
因時制宜,中藏妙訣,上行下打,斷不可偏。
聲東擊西,左右威宣,寒往暑來,誰識其端?
千古壹日,至理循環,上下相隨,不可空談。
循序漸進,仔細研究,人能受苦,終跻渾然。
至疾至迅,纏繞回旋,離形得似,何非月圓。
精練已極,極小亦圈,日中則反,月滿則虧。
敵如詐誘,不可緊追,若 界限,勢難轉回。
況壹失勢,雖悔何追?我守我疆,不卑不亢,
九折羊腸,不可稍讓;如讓他人,人立我跌,
急與爭鋒,能上莫下;多占壹分,我據形勝,
壹夫當關,萬人失勇。沾連粘隨,會神聚精,
運我虛靈,彌加整重。細膩熨帖,中權後勁,
虛籠詐誘,只爲壹轉;來脈得勢,轉關何難?
宜中有虛,人己相慘;虛中有實,孰測機關?
不遮不架,不頂不延,不軟不硬,不脫不沾,
突如其來,人莫知其所以然,只覺如風摧倒,
跌翻絕妙,靈境難以言傳。試壹形容:
手中有權,宜輕則輕,斟酌無偏;宜重則重,
如虎下山。引視彼來,進由我去;來宜聽真,
去貴神速。壹窺其勢,壹觇其隙,有隙可乘,
不敢不入,失此機會,恐難再得!壹點靈境,
爲君指出。至於身法,原無壹定,無定有定,
在人自用。橫豎顛倒,立坐臥挺,前俯後仰,
奇正相生。迥旋倚側,攢躍皆中皆有中氣放收,
宰乎其中。千變萬化,難繪其形。氣不離理,壹
言可罄,開合虛實,即爲拳經。用力日久,豁然
貫通,日新不已,自臻神聖。渾然無迹,妙手空
空,若有鬼神,助我虛靈,豈知我心,只守壹敬。


太極拳發蒙纏絲勁論--陳鑫(清同光時期)
太極拳,纏法也。纏法如螺絲形運於肌膚之上,平時運動琤峖鼠l,故與人交 手,自然此勁行乎肌膚之上,而不自知,非久于其道不能也。其法有:進纏, 退纏;左纏,右纏,上纏,下纏;媊鞢A外纏;順纏,逆纏;大纏,小纏。而 要莫非以中氣行乎其間,即引即進,皆陰陽互爲其根之理也。或以爲軟手;手 軟何能接物應事?若但以迹象視之,似乎不失於硬,故以爲軟手。其周身規矩 :頂勁上領,檔勁下去要撐圓,要合住:兩肩松下,兩肘沈下,兩手合住,胸 向前合;目勿旁視,以手在前者爲的;頂不可倒塌,胸中沈心靜氣;兩膝合住 勁,腰勁下去;兩足常用鈎勁,須前後合住勁,外面之形,秀若處女,不可帶 張狂氣,壹片幽閑之神,盡是大雅風規。至於手中,其權衡皆本於心,物來順 應,自然合進退、緩急、輕重之宜。此太極之陰陽相停,無少偏倚,而爲開合 之妙用也。其爲道豈淺鮮哉!


太極拳推原解--陳鑫(清同光時期)
太極拳者,權也,所以權物而知其輕重者也。然其理實根乎太極,而其用不遺 乎兩拳。且人之壹身,渾身上下都是太極,即渾身上下都是拳,不得以壹拳目 拳也。其樞在壹心,心主乎敬,又主乎靜;能敬而靜,自葆虛靈;天君有宰, 百骸聽命。動則生陽,靜則生陰,壹動壹靜,互爲其根。清氣上升,濁氣下降, 百會、中極,壹體管鍵。初學用功,先求伏應,來脈轉關,壹氣相生,手眼爲 活,不可妄動。其爲氣也,至大至剛,直養無害,充塞天地,配義與道,端由 集義,渾灏流行,自然壹氣。輕如楊花,堅如金石,虎威比猛,鷹揚比疾。行 同乎水流,止伴乎山立。進爲人所不及知,退亦人所莫名速。理精法密,條理 縷析。放之則彌六合,卷之則退藏於密。其大無外,其小無內。中和元氣,隨 意所之,意之所向,全神貫注。變化猶龍,人莫能測,運用在心,此是真訣。 不偏不倚,無過不及,內以修身,外以制敵。臨時制宜,只因素裕。不即不離, 不沾不脫,接骨鬥筍,細心揣摩,真積力久,升堂入室。


太極拳總論--陳鑫(清同光時期)
純陰無陽是軟手,純陽無陰是硬手。
壹陰九陽根頭棍,二陰八陽是散手,
三陰七陽猶覺硬,四陰六陽顯好手,
惟有五陰並五陽,陰陽無偏稱妙手。
妙手壹看壹太極,空空迎化歸烏有。


用武要言--陳鑫(清同光時期)
要訣雲:捶自心出。拳隨意發,總要知己知彼,隨機應變。心氣壹發,四肢皆 動,足起有地,動轉有位,或粘而遊,或連而隨,或騰而閃,或折而空,或而, 或擠而捺。

拳打五尺以內,三尺以外,遠不發肘,近不發手,無論前後左右,壹步壹捶, 遇敵以得人爲准,以不見形爲妙。

拳術如戰術,擊其無備,襲其不意,乘擊而襲,乘襲而擊,虛而實之,實而虛 之,避實擊虛,取本求末。出遇衆圍,如生龍活虎之狀,逢擊單敵,以巨炮直 轟之勢。

上中下壹氣把定,身手足規距繩束,手不向空起,亦不向空落,精敏神巧全在 活。古人雲:能去,能就,能剛,能柔,能進,能退,不動如山嶽,難知如陰 陽,無窮如天地,充實如太倉,浩渺如四海,眩耀如三光,察來勢之機會,揣 敵人之短長,靜以待動,動以處靜,然後可言拳術也。

揣敵人之短長,靜以待動,動以處靜,然後可言拳術也。

要訣雲:借法容易,上法難,還是上法最爲先。

戰鬥篇雲:擊手勇猛,不當擊梢,迎面取中堂,搶上搶下勢如虎,類似鷹鶴下 雞場;翻江撥海不須忙,單鳳朝陽最爲強;雲背日月天交地,武藝相爭見短長。

要訣雲:發步進入須進身,身手齊到是爲真,法中有訣從何取,介開其理妙如 神。

古有閃進打顧之法:何爲閃,何爲進,進即閃,閃即進,不必遠求。何爲打, 何爲顧,顧即打,打即顧,發手便是。

古人雲:

心如火藥,手如彈,靈機壹動,鳥難逃。

身似弓弦,手似箭,弦響鳥落顯奇神。

起手如閃電,電閃不及合眸。襲敵如迅雷,雷發不及掩耳。

左過右來,右過左來;手從心內發,落向前落。

力從足上起,足起猶火作。上左須進右,上右須進左,發步時足根先著地,十 指要爬地,步要穩當,身要莊重,去時撤手,著人成拳。

上下氣要均停,出入以身爲主宰;不貪,不歉,不即,不離。

拳由心發,以身催手,壹肢動百骸皆隨;壹屈,統身皆屈;壹伸,統身皆伸; 伸要伸得盡,屈要屈得緊。如卷炮卷得緊,崩得有力。

戰鬥篇雲:不拘提打,按打、擊打、沖打、膊打、肘打 胯打、腿打、頭打、 手打、高打、低打、順打、橫打、進步打、退涉打、截氣打、借氣打、以及上 下百般打法,總要壹氣相貫。出身先占巧地,是爲戰鬥要訣。

骨節要對,不對則無力,手把要靈,不靈則生變。發手要快,不快則遲誤。

打手要狠,不狠則不濟。腳手要活,不活則擔險。

存心要精,不精則受愚。發身:要鷹揚猛勇,發皮膽大,機智連環。

勿畏懼遲疑;如關臨白馬,趙臨長板,神威凜凜,波開浪裂,靜如山嶽,動如 雷發。

要訣雲:人之來勢,務要審察,足踢頭前,拳打膊乍,側身進步,伏身起發。

足來提膝,拳來肘發,順來橫擊,橫來棒壓,左來右接,右來左迎,遠便上手, 近便用肘,遠便足踢,近便加膝。

拳打上風,審顧地形,手要急,足要輕,察勢如貓行。

心要整,目要清,身手齊到始成功。

手到身不到,擊敵不得妙。手到身亦到,破敵如摧草。

戰鬥篇雲:善擊者,先看步位,後下手勢。

上打咽喉,下打陰,左右兩協並中心。前打壹丈不爲遠,近打只在壹寸間。

要訣雲:操演時面前如有人,對敵時有人如無人。

面前手來不見手,胸前肘來不見肘。手起足要落,足落手要起。

心要占先,意要勝人,身要攻入,步要過人,頭須仰起,胸須現起,腰須堅起, 丹田須運起,自頂至足,壹氣相貫。

戰鬥篇雲:膽戰心寒者,必不能取勝。不能察形勢者,必不能防人。

先動爲師,後動爲弟,能教壹思進,莫教壹思退。

膽欲大而心欲小,運用之妙,存乎壹心而已。

壹而運乎二氣,行乎三節,現乎四梢,統乎五行。

時時操演,朝朝運化,始而勉強,久而自然。

拳術之道學,終於此而已矣。

【按語:此論原爲形意拳譜,經陳鑫以太極拳理法加以修訂約十之二、三。定 名爲《三三拳譜》。1935年,陳照丕編著《陳氏太極拳彙宗》,收入此論,但 標爲陳長興所著。又對陳王廷《拳經總歌》及長拳壹百八勢譜,俱標爲陳長興 所著,謬矣。

【按,炮唾練至剛快發勁階段,近似形意拳、心意拳,其理法亦頗多相通處, 故爲編入,供練習炮捶者慘考。1981年8月顧留馨記】


太極拳十大要論--陳鑫(清同光時期)
第壹章 理
夫物,散必有統,分必有合,天地間四面八方,紛紛者各有所屬,千頭萬緒, 攘攘者自有其源。蓋壹本可散爲萬殊,而萬殊鹹歸於壹本,拳術之學,亦不外 此公例。夫太極拳者,千變萬化,無往非勁,勢雖不侔,而勁歸於壹,夫所謂 壹者,自頂至足,內有葬俯筋骨,外有肌膚皮肉,四肢百骸相聯而爲壹者也。 破之而不開,撞之而不散,上欲動而下自隨之,下欲動而上自領之,上下動而 中部應之,中部動而上下和之,內外相連,前後相需,所謂壹以貫之者,其斯 之謂欤!而要非勉強以致之,襲焉而爲之也。當時而動,如龍如虎,出乎而爾, 急加電閃。當時而靜,寂然湛然,居其所而穩如山嶽。且靜無不靜,表堣W下 全無慘差牽挂之意,動無不動,前後左右均無遊疑抽扯之形,旬乎若水之就下, 沛然莫能禦之也。若火機之內攻,發之而不及掩耳。不暇思索,不煩擬議,誠 不期然而己然。蓋勁以積日而有益,工以久練而後成,觀聖門壹貫之學,必俟 多聞強識,格物致知,力能有功,是知事無難易,功惟自進,不可躐等,不可 急就,按步就序,循次漸進,夫而後百骸筋節,自相貫通,上下表堙A不難聯 酪,庶乎散者統之,分者合之,四肢百骸總歸於壹氣矣。

第二章 氣
天地間未有壹往而不返者,亦未常有直而無曲者矣;蓋物有對待,勢有回還, 古今不易之理也。常有世之論捶者,而兼論氣者矣。夫主於壹,何分爲二?所 謂二者,即呼吸也,呼吸即陰陽也。捶不能無動靜,氣不能無呼吸。呼則爲陽, 吸則爲陰,上升爲陽,下降爲陰,陽氣上升而爲陽,陽氣下行而爲陰,陰氣上 升即爲陽,陰氣下行仍爲陰,此陰陽之所以分也。何謂清濁?升而上者爲清, 降而下者爲濁,清者爲陽,濁者爲陰,然分而言之爲陰陽,渾而言之統爲氣。 氣不能無陰陽,即所謂人不能無動靜,鼻不能無呼吸,口不能無出入,而所以 爲對待迥還之理也。然則氣分爲二,而貫於壹,有志於是途者,甚勿以是爲拘 拘焉耳。

第三章 三節
夫氣本諸身,而身節部甚繁,若逐節論之,則有遠乎拳術之宗旨,惟分爲三節 而論,可謂得其截法:三節上、中、下,或根、中、梢也。以壹身言之;頭爲 上節,胸爲中節,腿爲下節。以頭面言之,額爲上節,鼻爲中節,口爲下節以 中身言之,胸爲上節,腹爲中節,丹田爲下節。以腿言之,膀爲恨節,膝爲中 節,足爲梢節。以臂言之,膊爲恨節,肘爲中節,手爲梢節。以手言之,腕爲 根節,掌爲中節,指爲梢節。觀於此,而足不必論矣。然則自頂至足,莫不各 有三節也,要之,既莫非三節之所,即莫非著意之處,蓋上節不明,無依無宗, 中節不明,滿腔是空,下節不明,顛覆必生。由此觀之,身三節部,豈可忽也? 至於氣之發動,要從梢節起,中節隨,根節催之而已。此固分而言之;若合而 言之,則上自頭頂,下至足底,四肢百骸,總爲壹節,夫何爲三節之有哉!又 何三節中之各有三節雲乎哉!

第四章 四梢
於論身之外,而進論四梢。夫四梢者,身之余褚也;言身者初不及此,言氣者 亦所罕聞,然捶以由內而發外,氣本諸身而發梢,氣之爲用,不本諸身,則虛 而不實;不行於梢,則實而仍虛?;梢亦可弗講乎!若手指足特論身之梢耳! 而未及梢之梢也。四梢惟何?發其壹也,夫發之所系,不列於五行,無關於四 體,是無足論矣,然發爲血之梢,血爲氣之海,縱不本諸發而論氣,要不可雖 乎血以生氣;不雖乎血,即不得不兼乎發,舌爲肉 之梢,而肉爲氣之仁,氣不能行諸肉之梢,即氣無以充其氣之量,故必舌欲催 齒,而肉梢足矣。至於骨梢者,齒也,筋梢者,指甲也,氣生於骨而聯於筋, 不及乎齒,即不及乎骨之梢,不及乎指甲,即不及乎筋之梢,而欲足爾者,要 非齒欲斯筋,甲欲透骨不能也。果能如此,則四梢足矣。四梢足,而氣自足矣, 豈複有虛而不宜,實而仍虛之弊乎!

第五章 五葬
夫捶以言勢,勢以言氣,人得五葬以成形,即由五葬而生氣,五葬實爲性命之 源,生氣之本,而名爲心,肝,脾,腎也。心屬火,而有炎上之象。肝屬木, 而有曲直之形。脾屬土,而有敦厚之勢,肺屬金,而有從革之能。腎屬水,而 有閏下之功。此及五葬之義而猶准之於氣,皆有所配合焉。凡世之講拳術者, 要不能離乎斯也。其在於內胸廊爲肺經之位,而肺爲五葬之華;蓋故肺經動 , 而諸葬不能不動也。兩乳之中爲心,而肺抱護之。肺之下膈之上,心經之位也 。心爲君,心火動,而相火無不奉命焉;而兩乳之下,右爲肝,左爲脾,背之 十四骨節爲腎,至於腰爲兩背之本位,而爲先天之第壹,又爲諸葬之根源;故 腎足,則金木,水,火,土,無不各顯生機焉。此論五葬之部位也。然五葬之 存乎內者,各有定位,而見於身者,亦有專屬,但地位甚多,難以盡述,大約 身之所系,中者屬心,蝸者屬肺,骨之露處屬腎,筋之聯處屬肝,肉之厚處屬 碑,想其意,心如猛,肝如箭,脾之力大甚無窮,肺經之位最靈變,腎氣之動 快如風,是在當局者自爲體驗,而非筆墨所能盡罄者也。

第六章 三合
五葬既明,再論三合,夫所謂三合者,心與意合,氣與力合,筋與骨合,內三 台也。手與足合,肘與膝合,肩與膀合,外三合也。若以左手與右足相合,左 肘與右膝相合,左肩與右膀相合,右肩與左亦然。以頭與手合,手與身合,身 與步合,孰非外合。心與目合,肝與筋合,脾與肉合,肺與身合,腎與骨合, 執非內合。然此特從變而言之也。總之。壹動而無不動,壹合而無不合,五葬 百骸悉在其中矣。

第七章 六進
既知三合,猶有六進。夫六進者何也?頭爲六陽之首,而爲周身之主,五官百 骸莫不體此爲向背,頭不可不進也。手爲先鋒,根基在膊,膊不進,則手卻不 前矣;是膊亦不可不進也。氣聚於腕,機關在腰,腰不進則氣餒,而不實矣; 此所以腰貴於進者也。意貫周身,運動在步,步不進而意則索然無能爲矣;此 所以必取其進也。以及上左必進右。上右必進左。共爲六進,此六進者,孰非 著力之地欺!要之:未及其進,合周身毫無關動之意,壹言其進,統全體全無 抽扯之形,六進之道如是而已。

第八章 身法
夫發手擊敵,全賴身法之助,身法維何?縱,橫,高,低,進,退,反,側而 已。縱,則放其勢,壹往而不返。橫,則理其力,開拓而莫阻。高,則揚其身, 而身有增長之意。低,則抑其身,而身有攢促之形。當進則進,彈其力而勇往 直前。當退則退,速其氣而回轉扶勢。至於反身顧後,後即前也。側顧左右, 左右惡敢當我哉。而要非拘拘焉而爲之也。察夫人之強弱,運乎己之機關,有 忽縱而忽橫,縱橫因勢而變遷,不可壹概而推。有忽高而忽底,高底隨時以轉 移,豈可執壹而論。時而宜進不可退,退以餒其氣。時而宜退,即以退,退以 鼓其進。是進固進也,即退亦實以助其進。若反身顧後。而後不覺其爲後。側 顧左右,而左右不覺其爲左右。總之:現在眼,變化在心,而握其要者,則本 諸身。身而前,則四體不命而行矣。身而怯,則百骸莫不冥然而處矣。身法顧 可置而不論乎。

第九章 步法
今夫四肢百骸主於動,而實運以步;步者乃壹身之根基,運動之樞紐也。以故 應戰,對戰,本諸身。而所以爲身之砥柱者,莫非步。隨機應變在於手。而所 以爲手之轉移者,又在於步。進退反側,非步何以作鼓動之機,抑揚伸縮,非 步何以示變化之妙。即謂觀察在眼,變化在心,而轉變抹角,千變萬化,不至 窮迫者,何莫非步之司命,而要非勉強可致之也。動作出於無心,鼓舞出於不 覺,身欲動而步以爲之周旋,手將動而步亦早爲之催迫,不期然而已然,莫之 驅而若驅,所謂上欲動而下自隨之,其斯之謂欤!且步分前後,有定位者,步 也。無定位者,亦步也。如前步進,而後步亦隨之,前後自有定位也。若前步 作後步,後步作前步,更以前步作後步之前步,後步作前步之後步,前後亦自 有定位矣。總之:捶以論勢而握要者步也。活與不活,在於步,靈與不靈亦在 於步。步之爲用大矣哉!

第十章 剛柔
夫拳術之爲用,氣與勢而已矣。然而氣有強弱,勢分剛柔,氣強者取乎勢之剛, 氣弱者取乎勢之柔,剛者以千鈞之力而扼百鈞,柔者以百鈞之力而破千鈞,尚 力尚巧,剛柔之所以分也。然剛柔既分,而發用亦自有別,四肢發動,氣行谙 外,而內持靜重,剛勢也。氣屯於內,而外現輕和,柔勢也。用剛不可無柔, 無柔則還不速。用柔不可無剛,無剛則催逼不捷,剛柔相濟,則粘,遊,連, 隨,騰,閃,折,空,棚,捋,擠,捺。無不得其自然矣。剛柔不可偏用,用 武豈可忽耶。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註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小黑屋|Archiver|手機版|TJQ.HK  

GMT+8, 2019-2-22 21:03 , Processed in 0.156130 second(s), 31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  Template by:香港陳長興太極總會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